中國軍團17人 最王牌莫雷

發稿時間:2021年02月25日 01:05

幸運飛艇直選計劃網『網★貝者』╪薇【6869378】★【信用佳】★【上-下-分-快】★【大-資-本】★【老字號】★iZX河南新鄉 易建聯32+14廣東客場逆轉青島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156/5981.gif_wh300.gif?48788

  

  陳磊家里有一臺抓娃娃機,他用這來鼓勵兩個小女兒學習垃圾分類。作為華麗家族小區業委會副主任,他的社區工作角色意識可以說是相當強烈了。華麗家族是古北國際社區36個小區之一,目前全上海整區域推進垃圾分類最大的社區就是古北。

  古北社區所屬的長寧區虹橋街道已有90個小區、3.3萬戶居民和71個社區單位開展垃圾分類,是長寧區垃圾分類全覆蓋小區和單位最多的街道。虹橋街道垃圾分類工作居民參與率超過95%,投放準確率超過98%,資源化利用率從12.84%提升到40.93%。

  異常艱苦的關鍵一環

  樓層撤桶經歷一波三折

  華麗家族小區于去年3月啟動垃圾分類,居民區黨總支、居委會、業委會、物業公司協商決定,把居民樓內每個樓層的垃圾桶都撤走,讓大家把生活垃圾統一扔到固定投放點。

  “撤桶是異常艱苦的一環,我們這么做屬于迎難而上,物業公司首先面臨違約風險。”上海古北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李奕介紹,華麗家族的物業服務合同明確約定,小區居民樓每個樓層設垃圾桶,物業提供一日兩次的收集清理服務,這么多年來業主已經養成樓層投放習慣。高端住宅小區居民愿意購買優質服務,華麗家族自2008年成立業委會以來,已經三次上調物業費,目前費用標準接近5元。

  聽說樓層要撤桶,有些居民覺得物業服務水準要降,不愿意再配合下一輪調價。社區各方力量一方面不斷上門宣講,一方面及時調整社區規約,起草“垃圾分類專項規約”并征詢全體業主意見,獲得三分之二業主的同意。

  樓層沒有垃圾桶了,部分業主不能適應。最初的一周,400多戶業主仍有140多戶繼續把垃圾扔在樓道,保潔人員只能不斷上樓清理。物業公司每天記錄垃圾投放臺賬,找那些不愿配合的業主溝通、解釋。

  華麗家族原本只有一處位于小區東南角的垃圾廂房,距離最遠的居民樓500米左右,陳磊剛好就是最遠的5號樓住戶。“拎著兩袋垃圾走五分鐘挺累的,濕垃圾分量不輕,最近天天下雨,打著傘多麻煩!”為此,物業又同業委會商議,在小區設立兩處臨時投放點,李奕坦言:“選點也不容易,垃圾廂房有鄰避效應,大家都不喜歡它在自己樓下。”

  就這樣多方使力,等到第二周、第三周,往樓道扔垃圾的業主已減少到幾十戶。小區原來的保潔人員、如今的“桶長”阮孫全逐漸感覺到居民態度的變化:“因為我盯著大家做垃圾分類,一開始還有人說要去物業投訴我,后來慢慢就好了。”

 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

  八個小區147場協商會

  虹橋街道95%以上的商品房都存在樓層設桶情況,大家都認為“撤桶”是推動高層小區生活垃圾源頭分類最徹底的辦法,但并不是所有小區都能完全接受。

  陳磊說:“垃圾分類、樓層撤桶毫無疑問是增加業主負擔的。去樓道扔垃圾走兩步就行,蓬頭垢面穿著居家服也不要緊。垃圾桶挪到樓下或者更遠的集中投放點,不光地方遠了,出門也不能那么隨便了。”

  “為此,黨總支協調第一批八個小區開了147場協商會,商討出四種模式,分別是樓層撤桶—地面定時投放點、樓層撤桶—地下定時投放點、每樓層加設分類桶—分類投放、跨樓層設分類桶—分類投放模式。有撤桶的,有加桶的,也有垃圾桶總數不變但分布調整的。”華麗家族所屬的榮華居民區黨總支書記盛弘說,在工作方法上“一把鑰匙開一把鎖”,更有利于推進目前階段的生活垃圾源頭分類。

  在對“重點人群”開展宣傳引導時,“一把鑰匙開一把鎖”同樣重要。高端商品房社區家政人員多、全職太太多,大部分居民家庭的垃圾需要經過家政人員之手完成分類,因此,物業公司專門針對家政人員作了培訓;虹橋街道通過“太太社團”發動不少熱衷公益的全職太太,借助她們的社交圈和影響力推廣垃圾分類觀念和規約。

  社區附近的學校也被拉入居民區的垃圾分類推廣陣營。居委會是中學生的志愿實踐基地,寒暑假期間,孩子們去社區報到,居委會順勢組建起一支專注垃圾分類的“小清新志愿隊”,鼓勵“一個孩子帶動一個家庭,一個家庭帶動一個樓組。”盛弘說:“從白發到白領,從自住居民到租住居民,從離退休黨員到在職黨員,不同年齡層、不同人群分類動員,盡可能實現全覆蓋。人心合起來,垃圾分出來。”

  海納百川又實事求是

  芬蘭元素結合本土經驗

  華麗家族小區垃圾廂房邊上有兩個“堆肥箱”,它們能把濕垃圾轉化成活性堆肥。“打開蓋子,倒入有機垃圾,加上三分之一墊料,攪拌之后蓋緊蓋子,等它慢慢發酵,六到八周以后就能收獲堆肥。濕垃圾的滲出液同步變成液態肥料,稀釋50倍使用。今后小區綠化肥料自產不是問題。”陳磊介紹,這套技術是一家芬蘭公司1991年的發明專利,業委會出資購買設備,有幾家特別感興趣的居民在自己家中也用上了小型堆肥箱。

  國際花園小區沒有合適的地面用作收集點,于是把點位挪到地下車庫。濕垃圾進入地下最怕產生異味,他們于是配置了兩臺立式冰柜,專門存儲等待保潔收集的濕垃圾。盛弘說,這是從我國臺灣地區吸收的經驗,今后瑪瑙園、國際廣場等小區都會采用這一辦法。

  “也有一些外部經驗并不適合我們。比如日本不少家庭的廚房水池安裝有濕垃圾打碎機,濕垃圾直接通過管道排走。這對管道系統要求很高,管道得足夠粗,而且應該獨立于生活污水管,直接連接到專門的濕垃圾處理終端。”陳磊說,小區各方研究了很多國家和地區的先進經驗,有的吸收、有的舍棄。

  “中國家庭的生活垃圾成分跟國外不同,我們的生活習慣、社區生態也不一樣。我們做垃圾分類需要形成自己的本土經驗。”盛弘表示,從古北的情況看,居民區多方協作、有的放矢等“看家本領”的使用,已在實踐中顯示出獨特的動員優勢。

  {apineirong}

來源:administrator  責編:熱播